• <menu id="quywc"></menu>
  • 原序

    作者:尼采 字數:711 閱讀:183 更新時間:2011/11/16

    原序



      一

      對于離遠的人物,我們只要知道他們的目的,便足以籠統地臧否他們了。對于靠近的人物,我們則依據他們實現其目的的手段來作判斷;我們常常反對其目的,卻因為其實現目的的手段和方式而喜歡他們。

      哲學體系僅在它們的創立者眼里才是完全正確的,在一切后來的哲學家眼里往往是一大謬誤,在平庸之輩眼里則是謬誤和真理的雜燴。然而,無論如何,它們歸根到底是謬誤,因此必遭否棄。有許多人反對一切哲學家,因為哲學家的目的和他們自己的迥異,哲學家離他們太遠。

      另一方面,誰若喜歡偉大的人,他就會喜歡宏大的哲學體系,哪怕它們也是十足的謬誤:它們畢竟包含著一個完全不可駁倒的因素,一種個人的情緒、色彩,人們可以據之復現哲學家的形象,就象可以由某地的植物推知土壤性質一樣;蛟S總可以說:“這樣的一種生活方式和看待人事的方式,無論如何是一度實存過的,因而是可能的!薄绑w系”,或者至少“體系”的一部分,乃是這片土壤上的植物……。

      我將概述那些哲學家的歷史,我想在每個體系中僅僅提取某一點,它是所謂“個性”的一個片斷,因而是歷史理應加以保存的那種不容反駁、不容爭辯的東西。這是一個起點,其目標是通過比較來重獲和再造那些遠古的名聲,讓希臘天性的復調音樂有朝一日再度響起。任務是闡明我們必定永遠喜愛、永遠敬重的東西,那是后來的認識不能從我們心中奪走的東西,那就是偉大的人。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原序二 下一篇:譯后記

    小說推薦

    7孩岁女被A片免费观看
  • <menu id="quy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