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uywc"></menu>
  • 第十九章 伏龍格與羅木意外相逢,船艙鬧鬼

    作者:佚名 字數:3195 閱讀:169 更新時間:2011/01/02

    第十九章 伏龍格與羅木意外相逢,船艙鬧鬼

     

     

      我從報紙上了解到的情況就是這些,可是這已經使我很傷心了。這是鬧著玩兒的嗎!船沉了,朋友和助手又是這種遭遇。假如船還在,管他兇神不兇神的,我也要去救羅木?墒乾F在,只好等輪船開到目的地了,從那里再想辦法趕回來。我和?怂苟紱]有錢,船開得又這么慢。
      我找到船長說:“咱們能開快點嗎?”
      他回答說:“我倒很愿意,可是鍋爐工不夠,火燒不旺,只有這么點兒蒸汽!
      我考慮了一下,又征求了?怂沟囊庖,又休息了一天,我們就自告奮勇當上了鍋爐工。報酬雖然不多,但是第一,吃飯不用掏錢了,第二,有點活兒干不悶得慌了;第三,輪船可以走快點……
      我們倆開始上班了。
      人家不給我們工作服,我們卻只剩下這一身衣服。為了節省,我和?怂挂簧塘,干脆只穿褲衩工作。這樣更好,因為鍋爐艙里太熱了。就是鞋不好辦。這里滿地是煤和滾燙的煤渣,不穿鞋吧,腳疼;穿鞋吧,心疼;只剩這一雙皮鞋了。
      不過,我們還是想出了辦法,找來四只水桶,灌上涼水,結果真不錯!站在水桶里,就像穿上一雙套鞋,紅煤碴掉進去,嘶地一聲就完了。
      燒鍋爐這活兒,我干起來不費勁,因為以前干過。?怂咕筒恍辛,挺吃力。他把煤填滿了爐膛,煤炭燒結在一起,他就用鐵鏟去掏。
      “喂,用鐵鏟能行嗎?”我對他說,“得用爐鉤子把它弄碎。羅木在這兒就好了!”
      您猜怎么著,我背后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羅木聽候您的命令!”
      我轉身一看,我的大助手羅木從煤堆里爬出來,他瘦了,黑了,滿臉胡須,但的確是他本人。我被驚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們擁抱在一起,?怂惯流了淚。我們三人一起清理了爐渣,坐下來,聽羅木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報紙上說的情況,大部分是真實的,只有空襲和犯罪是瞎編的。哪兒來的什么空襲呀,不就是風吹過去的嗎?地震停止之后,羅木下山來到城市里。他心里害怕,走在街上就東張西望,結果不論往哪幾看都是警察,不論往哪兒拐都有密探……
      他要是能保持鎮靜,也許還能悄悄地溜掉,可是經歷了這么多事件之后,他的精神太緊張了,不知不覺地越走越快,最后干脆小跑起來。
      他一邊跑一邊向后看,他的身后跟了一溜長隊:密探、憲兵、警察、孩子們、小狗、人力車、汽車……腳步聲,叫嚷聲,響成一片……
      往哪兒跑?他只能往下,往海邊跑,一直跑進煤碼頭,鉆進煤堆里藏起來。正好我們坐的這艘船去加煤。加煤用的是抓斗和索道,抓斗到了船上自動打開。
      抓斗抓煤的時候,把羅木也抓了進去。羅木清醒過來,想跳出來,可是又怕被人抓住。抓斗啟動了,到了船上把煤一倒,羅木連喊一聲都沒來得及就掉進了煤艙。
      他一摸,手腳都沒受傷,出是出不去了,干脆利用這段時間好好睡上一覺。
      他躺到煤堆上就睡著了,一直睡到聽見我叫他的名字。
      總之,這是件好事,“失利”號的人又團聚了。我們開始計劃今后怎么辦。
      我們這班快結束了,我考慮了一下:我和?怂股线@艘船是合法的,算是遇難者。羅木就不同了,第一,他沒打票,第二,他被人說成是逃犯。誰知道船長是個什么樣的人。是個好人倒罷了,萬一他知道底細,把羅木交給當局,那就麻煩了。所以,我對羅木說:“你還坐到煤艙里去吧,反正你也習慣了。該吃飯的時候,我們把飯端來。我們值班的時候,你再出來。咱們一起干活兒,我們也省點勁兒。這樣做更安全些!
      羅木很痛快地答應了。
      “就是太悶得慌,那里面很黑,我的覺也睡足了,不知道該干些什么!绷_木說。
      “這好辦,”我告訴他,“你可以作詩,黑暗中作詩作得更好,數數也行,數到一百萬,這辦法對失眠最有效了!
      “船長,可以唱歌嗎?”羅木又問。
      “唉,怎么說呢?我是不鼓勵你干這個,不過你要是一定想唱,就自唱自聽!
      不一會兒,來人換班了。羅木又回到煤艙里,我和?怂箒淼郊装迳。突然,接班的鍋爐工像被火燙了似的跑上來。
      “怎么回事?”我問。
      “下邊,下邊煤艙里有鬼,像拉汽笛一樣叫,叫的什么,聽不清!彼麄兓卮鹫f。
      我想,這準是羅木干的。
      “你們等會兒,我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蔽覍λ麄冋f。
      我來到鍋爐艙,可不是,這聲音的確挺嚇人的,也沒個音調,詞兒也不清楚。只有那嗓門兒,那嗓門兒……怎么形容呢?有一次我在錫蘭聽過大象吹號,這嗓門兒就跟那個聲音差不多。
      我爬進煤艙,本想批評羅木幾句,可是一聽歌詞,知道是他又誤解我的話了:我說“自唱自聽”,是叫他小聲點兒,他準理解成了唱自己的經歷。您聽這歌詞:
      我是船長的大助手,
      來自戰艦“失利”號,
      海上起了大風,
      海浪把它吞掉。
      我現在無處可去,
      在別人船上躲藏,
      樣子像個囚犯,
      坐在硬梆梆的煤堆上。

      你還能說什么呢?歌詞挺感人。就是“戰艦”這個詞,有點夸大了!笆Ю碧査闶裁磻鹋炑!不過,這種夸大在詩歌中還是允許的,寫公文,寫報告就不行了。詩歌中最重要的是好聽,哪怕叫主力艦呢,也不是不行。
      我還是叫住了羅木。
      “羅木,我的好兄弟,你該聽懂我的話。你可以唱自己的經歷,但是別讓其他人聽見。不然,會惹麻煩的!
      羅木不唱了。他回答說:“您說的對,我沒想那么多。我不再唱了,還是數數吧……”
      我回到甲板,安慰那兩個鍋爐工說,剛才的聲音是爐膛里的火在叫。
      機械師也同意我的觀點,說:“這種事很常見!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第二十章 羅木和?怂官徫锷袭,伏龍格檢驗數學規則 下一篇:第十八章 慘禍臨頭,“失利”號沉沒,永難復還

    小說推薦

    7孩岁女被A片免费观看
  • <menu id="quy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