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uywc"></menu>
  • 青少年讀書網 > 閱讀 > 中國文學 > 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什么

    平靜

    作者: 字數:4684 更新時間:2016/08/22

    平靜

     我那時正在理發。我坐在理發椅上,有三個男人沿著墻根坐在我對面。①這等著理發的男人有兩個我以前從沒見過。但我認出了他們其中一個,盡管我不能確切地想起在哪里見過他。理發師在我頭上忙活時我一直在看著他。那人把一根牙簽在嘴里弄來弄去。他是一個體格健壯的男人,有著短短的卷發。然后我想起那天看到他一身制服制帽的打扮,在一家銀行的門廳里,小眼睛很警惕的模樣。

        另外兩個,一個年齡相當地大,滿頭的灰卷發。他正在吸煙。第三個男人,猜想年齡不會很大,卻幾乎禿頂了,兩邊的頭發垂掛在耳朵上面。他穿著伐木鞋,褲子沾著機油,油亮亮的。

        理發師一只手放在我頭頂,把我轉過來細細端詳。然后他對那個門衛說,“你打到鹿了嗎,查爾斯?”

        我喜歡這個理發師。我們不很熟悉,還叫不出對方的名字。但當我進來理發,他就認出我了。他知道我常去釣魚,所以我們會聊一聊釣魚。我認為他以前沒有打過獵。但他什么話題都能聊。在這點上,他是一個好理發師。

        “比爾,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這事兒卻又糟透了。”門衛說。他取出牙簽將它放在煙灰缸里,搖搖頭。“我既打到了又沒有打到,所以對你的問題回答是或不是。”

        我不喜歡這個男人的聲音。對一個門衛來說,這種聲音不適合。這不是你所期待的那種聲音。

        另外兩個男人抬起頭。年長者正翻閱著一本雜志,吸著煙,另一個小伙子正拿著一張報紙。他們放下手中看的東西,轉過頭來聽門衛講。

        “接著說,查爾斯,”理發師說,“讓我們聽聽。”

        理發師又把我的頭轉了一下,繼續用剪子剪。

        “我們上了魔嶺。老爺子,我,還有小家伙。我們去打那些鹿。老爺子守在嶺那邊,我和兒子守在這邊。孩子那天醉了一夜,看起來糟透了。他臉色發青,喝了一天水,把我和他的都喝了。那時已到了下午,

        我們天剛亮就出來了。但我們還盼著,指望嶺下的獵人能把一些鹿趕到我們這邊。所以我們聽到谷底的槍聲時,就坐在一根木頭后邊,觀察著獵物。”

        “那深谷下邊有幾處果園,”拿報紙的小伙子說。他很有些坐立不安,把一條腿架著,將他的靴子晃了一會兒,又換另一條腿架上。“那些鹿總在那些果園附近走動。”

        “說得沒錯,”門衛說。“它們在晚上遛進園子,這些雜種,它們吃那些沒熟的小蘋果。哦,對了,后來我們聽到槍聲,一只又大又老的公鹿從不到一百英尺遠的矮樹叢鉆出來,我們就坐在那兒嚴陣以待。孩子和我同時看見了它。當然,他馬上臥倒在地開始射擊。這個木頭疙瘩。那只老公鹿根本沒事,結果我孩子根本沒嚇著它。但它已分辨不出槍聲來自什么方向,也不知道向哪一邊逃。然后,我打了一槍,但慌亂中,我只把它打暈了。”

        “把它打暈了?”理發師說。

        “你知道,把它打暈了,”門衛說。“一槍打在肚子上。就象是這一槍把它打暈了。于是它垂下腦袋開始這樣顫抖,它全身都在顫抖。孩子還在射擊。我,我感到我就像回到了朝鮮。于是我又開了一槍,但沒有射中。隨后那只老公鹿先生又挪回了灌木叢。但是,現在,上帝作證,它已經筋疲力盡,奄奄一息了。孩子瞎打一氣,把該死的子彈也打完了。但是我確實打中了。我把一顆子彈射進了它的肚子。我所說的把它打暈了就是這個意思。”

        “后來呢?”拿報紙的小伙子說,他把報紙卷起來,輕輕地敲著他的膝蓋。“后來呢?你一定去追它了,它們每次都找一個難以發現的地方去死。”

        “但你追它了?”年長的男人問道,雖然這算不上一個真正的問題。

        “我追了。我和孩子,我們一起追。但是孩子不頂用,他在追捕中不舒服,我們不得不慢下來。那個笨蛋。”門衛現在想起那時的情形,忍不住笑了起來。“整個晚上喝啤酒,擦獵槍,然后說他能打獵。上帝,現在他該明白了。不過,確實我們追它了。也很好追。血流在地上和葉子上,到處都是血。還從沒有看見一只公鹿會流這么多的血。我不知道那個倒霉蛋是怎么一路走過去的。”

        “有時它們會一直走下去,”拿報紙的小伙子說。“它們每次都找一個難以發現的地方去死。”

        “我把孩子臭罵了一頓,因為他總放空槍。當他不服氣頂嘴時,我狠狠地摑了他一耳光,就這兒。”門衛指著他腦袋的一側,裂開嘴笑。“我替他自己打了耳光,這個該死的家伙,他還不夠老練,他需要這個。但問題是,天開始黑下來,沒法再追了,而且孩子不時嘔吐不想再追了。”

        “嗯,現在那些野狼會吃掉那只鹿。”拿報紙的小伙子說,“它們和烏鴉,還有兀鷹。”

        他展開報紙,把它一直弄平展,然后放在一邊。他又架起一條腿,環顧了一下我們,搖了搖頭。

        那個年長的男人在椅子里轉過來,看著窗外,他點了一根煙。

        “我估計是這樣,”門衛說,“也挺可憐的,這個狗娘養的老東西。所以,比爾,對你的問題,我是既打到了鹿又沒有打到。但不管怎樣我們桌上有鹿肉,因為最后老爺子捉到了一只小鹿,已經把它帶回營地,吊起來,干凈利落地取出了它的內臟。肝、心臟、腰子都包在一張蠟紙里,放進了冰箱。一只小鹿,就一只小雜種,但是我父親很滿意。”

        門衛環顧了一下理發店,好象記起了什么,然后他拾起他的牙簽,又塞進他的嘴里。

        那個年長者捻息了煙,轉向門衛。他吸了一口氣說,“你現在應該馬上出去找那只鹿而不是在這兒等理發。”

        “你不能那樣說話。”門衛說,“你這混蛋,我在什么地方見過你。”

        “我也見過你,”那個老人說。

        “伙計們,夠了,這是我的理發店。”理發師說。

        “我應該扇你幾耳光。”年長者說。

        “你應該試試看,”那個門衛說。

        “查爾斯,”理發師說。

        理發師將梳子和剪子放在柜臺上,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好象他感覺我正想從椅子上一躍而起跳到中間去。“阿伯特,我到現在已經替查爾斯和他的孩子理發很多年了,我希望你不要再爭吵下去。”

        理發師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手一直放在我肩上。

        “到外面說去。”拿報紙的小伙子說,他很興奮,臉紅紅的,希望發生點什么。

        “真的夠了,”理發師說,“查爾斯,我不想再聽到關于這個話題的任何事兒。阿伯特,下一個就該你理了。喂,”理發師轉向那個拿報紙的小伙子,“先生,咱們可從來沒見過面,但如果你不插手,我會感激不盡。”

        門衛站起來,他說,“我想我遲些再來理發,店里這會兒不對勁。”

        門衛出去時,把門帶上了,重重的。

        年長者坐著,吸著煙。他望著窗外,而后仔細地瞧著手背上的什么東西。然后他站起來,戴上他的帽子。

        “對不起,比爾,”年長者說,“我能再挨幾天。”

        “好吧,阿伯特。”理發師說。

        當那個老頭出去后,理發師跨步到窗邊看著他的離去。

        “阿伯特患肺氣腫快死了,”理發師在窗邊說,“我們過去常一起釣魚,他把怎么釣鮭魚的門道統統教給了我。那些女人,她們常常爬在這老家伙身上做窩。不過他后來脾氣大了。但說實在的,有時也是被逼出來的。”

        拿報紙的男人坐不下去了,他站起來四處走動,有時停下來一樣一樣的瞧,比如帽架,比爾和他朋友的相片,從五金店拿來的有全年每個月風景的月歷。他翻著每一頁。他甚至站在那兒細看比爾掛在墻上鏡框里的營業執照。然后他轉過身說,“我也要走了。”他這樣說了,也真的走了。

        “那么,你要不要我理完這個發?”理發師對我說,好象我是這一切事的起因。

        理發師把我在椅子里轉過來對著鏡子,他把手放在我頭兩邊,最后一次擺好我頭的姿勢,然后他把頭低下來緊挨著我的頭。

        我們一起望著鏡子,他的手仍在為我的頭發定型。

        我望著自己,他也望著我。但即使他看出了什么,也不會發表什么意見。

        他用手指在我發間梳理,他梳得很慢,好象在想著別的什么事。他用手指在我發間梳理,他梳得很溫柔,就象一個情人做得那樣。

        那是在加利福尼亞的新月城,上邊不遠是俄勒岡州邊境。不久我就離開了。但如今我又想起那個地方,想起新月城,想起我和妻子在那兒怎樣試著過一種新生活,也想起那天上午在理發椅上我是怎樣下定決心離開的。如今,我又想起我閉上眼睛讓理發師的手指在我發間移動時所感到的平靜,想起那些手指的溫馨,那些已經開始生長的頭發。

        ①按美國習俗,顧客通常背對大鏡,面向后墻,所以能直接看到墻根的人。

    • 書頁
      返回書頁
    • 目錄
      目錄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說推薦

    7孩岁女被A片免费观看
  • <menu id="quy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