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uywc"></menu>
  • 青少年讀書網 > 閱讀 > 中國文學 > 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什么

    我可以看見最細小的東西

    作者: 字數:3558 更新時間:2016/08/22

    我可以看見最細小的東西

      聽見院門發出的響聲時我正在床上躺著。我仔細聽了聽,沒聽到其他的聲音。但我確實聽見了那個聲音。我想叫醒克里夫,但他睡死過去了,我只好起身去窗口看看。碩大的月亮臥在環繞城市的群山上。一個慘白的月亮,上面布滿了傷疤。就連一個傻瓜也可以把它想像成一張人的臉。

        院子里足夠的光亮,我能看見所有的東西——草坪椅、柳樹、兩根桿子之間拉著的晾衣繩、牽;、柵欄和敞開的院門。

        但沒有人走動。沒有令人恐懼的陰影。一切都在月光下躺著,我可以看見最細小的東西。比如,晾衣繩上的衣夾。

        我把雙手放在窗戶玻璃上,遮住月亮。我又看了一會兒。聽了聽。然后回到了床上。

        但我無法入睡。我不停地翻身。我想著開著的院門。這像是在考驗我的勇氣。

        克里夫的喘氣聲聽上去很恐怖。他的嘴大張著,雙臂摟著蒼白的胸脯。他占去了床的他那一邊和我這邊的一大半。

        我推了推,又推了推他,但他只咕嚕了幾聲。

        我身子一動不動地又躺了一陣,直到意識到這樣做一點用處也沒有。我爬起來,找到我的拖鞋。我進了廚房,燒好茶,并在餐桌旁坐了下來。我抽了根克里夫不帶過濾嘴的香煙。

        已經很晚了。我不想去看鐘。我喝完茶,又抽了根煙。過了一會兒,我決定去外面把院門拴上。

        我套上了睡飽。

        月光照亮了所有的一切——房子和樹、燈桿和電線,整個的世界。走下前廊臺階之前,我把后院仔仔細細地看了一圈。迎面吹來一陣風,我緊了緊身上的睡飽。

        我朝院門走去。

        隔開山姆?勞頓家和我家的柵欄那里有點響聲。我留意看了看。山姆伏在手臂上,斜靠在他家的柵欄上,一共有兩排可以倚靠的柵欄。他舉起拳頭堵住嘴,干咳了一聲。

        “晚上好,南希,”山姆?勞頓說。

        我說,”山姆,你嚇死我了。”我說,”你在這干什么?”“你聽見什么了嗎?”我說。”我聽見我家院門打開了。”

        他說,”我什么都沒聽見。也沒有看見什么?隙ㄊ秋L刮的。”

        他在嚼著什么。他望望開著的院門,聳了聳肩。

        他的頭發在月光下面是銀色的,全都站立在他頭上。我能看見他的長鼻子,和構成他那張憂傷大臉的線條。

        我說,”山姆,你在這干什么呢?”并往柵欄跟前走了幾步。

        “想看個東西嗎?”他說。

        “我過來,”我說。

        我出了院子,上了走道。穿著睡衣睡袍走在院子的外面讓我覺得有點怪。我在心里暗暗說要記住這個,記住自己這樣繞著院子外面走時的感覺。

        山姆站在他房子的一側,他的睡褲褲腳卷得高高的,露出下面棕白色的鞋子。他一只手拿著電筒,另

        一只手拿著一罐東西。

        山姆和克里夫曾經是朋友。某天晚上起他們喝上了酒。他們之間有了爭吵。接下來,山姆修了一排柵欄,克里夫跟著也修了一排。

        那是在山姆失去了米莉、又結了婚,又成為父親以后,所有這些發生在一眨眼的功夫。米莉直到死前都是我的好朋友。她死時剛四十五歲。心臟病。發作時她正把車開上他們家的車道。車子沒有停下來,從停車棚后面沖了出去。

        “看這,”山姆說,往上提了一下睡褲蹲了下來。他把電筒對著地面。

        我看了看,發現一些像毛毛蟲一樣的東西在一堆土上蠕動。

        “鼻涕蟲,”他說。”我剛剛給了他們一劑這個,”他說,舉起一罐看上去像是阿甲克司①的東西。”它們在侵占這里,”他說,嚼著嘴里含著的什么。他側過頭去,吐出一口可能是煙草的東西。”我得不停地和它們干才勉強和它們打個平手。”他把燈光轉向一個裝滿這些蟲子的瓶子。”我在外面放上誘餌,只要一有機會我就出來用這個殺。狗日的到處都是。它們的破壞力有多大?催@,”他說。

        他站了起來。他拉著我的胳膊,把我引到他的薔薇花叢那里。他給我看葉子上面的小洞。

        “鼻涕蟲,”他說。”到了晚上你放眼看去,它們無處不在。我設下誘餌,然后出來捉它們,”他說。”鼻涕蟲,這個糟糕玩意是誰發明的。我把它們放在那個瓶子里面。”他把電筒移到薔薇花叢的下方。

        一架飛機從頭頂上飛過。我想象著那些系著安全帶坐在座位上的乘客,有的在讀東西,有的在盯著地面看。

        “山姆,”我說。”大家都還好吧?”

        “都好,”他說,聳了聳肩。

        他還在嚼他嘴里一直嚼著的東西。”克里夫怎樣?”他說。

        我說,”老樣子。”

        山姆說,”我出來抓這些鼻涕蟲時,有時會朝你家那邊看上一眼。”他說,”真希望我和克里夫又成為朋友?茨抢,”他說,快吸了一口氣。”那兒有一條?匆娝藛?就在我手電筒照著的地方。”他把電筒的光指向薔薇下方的土堆。”看這,”他說。

        我在胸前抱住胳膊,彎下腰來看他燈光照亮的地方。這個東西不爬了,頭在轉來轉去的。山姆把手里的罐子對著它,沖它撒了點藥粉。

        “粘糊糊的東西,”他說。

        鼻涕蟲在那兒扭過來又扭過去。稍后它卷成一團,又伸直了。

        他拿起一個玩具鏟,把鼻涕蟲鏟起來,倒進了那個瓶子里。

        “我戒掉了,”山姆說。”不得不這樣了。有一陣子它讓我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我們家里雖然還放著它,但我不再碰它了。”②

        我點點頭。他看著我,一直那么看著。

        “我得回去了,”我說。

        “當然,”他說。”我再接著干一會,完了我也就回家了。”

        我說,”晚安,山姆。”

        他說,”聽著。”他停止了咀嚼。用舌頭把嘴里的東西抵到下嘴唇那里。”告訴克里夫我問他好。”

        我說,”我會跟克里夫說的,山姆。”

        山姆用手抹過他銀色的頭發,像是他要把它們一次性地永遠撫平,隨后他揮了揮手。

        臥室里,我脫掉睡飽,疊起來,放在能夠得著的地方。沒有看時間,我檢查并確定鬧鐘上上了。然后我上了床,拉上被單,閉上了眼睛

        這時我想起來我忘記把院門拴上了。

        我睜著眼睛躺在那里。我輕輕推了推克里夫。他清了一下嗓子,又咽了一口。他胸腔里像是卡著個什么,在那里慢慢滑動。

        不知為什么,這讓我想到了山姆?勞頓往上面撒藥粉的東西。

        我想了一小會兒屋子外面的世界,然后,除了想著我得趕緊睡著外,我不再想其他任何東西。

        ①一種殺蟲藥的牌子。

        ②盡管卡佛這里沒有明確地寫出山姆?勞頓戒掉的是什么。但根據前面的敘述,他戒掉的肯定是酒。

    • 書頁
      返回書頁
    • 目錄
      目錄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說推薦

    7孩岁女被A片免费观看
  • <menu id="quy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