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uywc"></menu>
  • 第十五章

    作者:陳玉福 字數:12786 閱讀:93 更新時間:2016/06/29

    第十五章

        宣布免去于江波的市委書記職務,常委們沒有一丁點兒大驚小怪。因為于江波要上省里當省委副書記的“路透社”消息早已變成舊聞了?沙讨医艿摹傲碛腥斡谩本妥尨蠹页泽@了,如果按常理接替市委書記,就該是直接任命,為什么還要“另有任用”呢?

        一

        汪吉元從W國回到金州后,就接到了到省公安廳任副廳長的命令。汪吉元給新任金州市公安局局長宿偉交代完工作后,想悄悄地離開金州?墒,他想錯了,全局公安干警自發地在金橋大酒店為汪吉元設下了歡送宴席。

        汪吉元批評宿偉道:“小宿,這一定是你搗的鬼!

        “錯了,汪局長。這件事我確實知道,可我根本不能說服他們。他們說,這兩年他們的工資提高了,住房也解決了,工作也順心了,F在局長要去省里,哪有不送送的道理!

        汪吉元實在是無奈,只好和妻子張珍珍趕到了金橋大酒店一樓的大廳。到達金橋門口時,他有點吃驚了,門口的公告牌是這樣的內容:

        各位賓客:

        本酒店今天下午內部開會,不對外營業,請新老顧客諒解。明日照常營業。

        金橋大酒店餐廳即日

        金橋大酒店女經理劉曉妍走出來了,她大方地握住了汪吉元的手說:“汪局長、汪夫人,快請進吧,于書記、程市長他們已經到了!

        “?”汪吉元轉身看宿偉,后者沖劉曉妍努了努嘴。

        劉曉妍說:“今天的活動是我們酒店和公安局全體干警及其家屬合辦的,市上的領導是酒店請的。請汪局長別怪宿局長!

        汪吉元只好順從地走進了大廳,大廳里已經坐了不少客人,不過大多數確實是公安局及下面幾個支隊的干警和家屬。會議主席臺的上方是一條大橫幅,上面寫的是“金州市公安局全體干警、金橋大酒店歡送汪吉元局長酒會”,主席臺邊嘉賓席上坐著的市上領導和家屬發現了汪吉元,市公安局的干警和家屬們也發現了他們的汪局長,一群懷抱鮮花的少先隊員們也發現了他們心目中的“獨臂英雄”,頓時,雷鳴般的掌聲響起來了。

        汪吉元嗔怪的又看了一眼宿偉。

        劉曉妍說:“汪局長,今天的花費全是你們干警們自己掏的腰包,我們酒店免費提供場地。純粹是自發的,跟公家沒有關系!

        汪吉元在窘迫中,被少先隊員系上了紅領巾、戴上了花環。

        于江波、程忠杰、汪強、王瓊等人站起來迎了過來,汪吉元這才邁開大步迎了上去,與領導們一一握過了手。

        于江波說:“汪吉元同志,今天的客是市公安局全體干警集體請的,同時大酒店的經理免去了場地等不少費用,我們都是沾你的光來蹭飯吃的。別繃個臉不高興?熳,快坐!

        汪吉元還說著“這不合適,這不合適”的話。汪強說:“汪局長,你這就不夠意思了。這話要是讓你的部下知道了,不知要多傷心呢!別說了,看,儀式開始了!

        “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大家好!”

        端莊、秀麗的金橋大酒店經理劉曉妍款款走上主席臺:“金州市公安局全體干警與金橋大酒店共同在這里聚會,舉行歡送我們金州的‘獨臂英雄’汪吉元局長酒會。我宣布,歡送會開始!”

        又是掌聲。

        “酒會第一項,詩朗誦——《獨臂英雄之歌》,有請——公安幼兒園田靜老師!”

        劉曉妍向臺下做了個請的手勢。田靜老師走上主席臺,富有感情地朗誦道:

        當官不為民辦事,

        不如回家放羊去。

        樸實無華的言辭,

        共產黨人自譜的歌曲。

        惡霸豪華的飯莊,

        化作輕煙順風而去。

        當官不為民辦事,

        不如回家放羊去。

        氣吞山河的言辭,

        用鮮血寫成的歌曲。

        為了老百姓不讓壞人欺負,

        英雄為此失去單臂。

        當官不為民辦事,

        不如回家放羊去。

        在W國土上作詞,

        用飛機在天空中譜曲。

        追魔跋涉千里萬里,

        報效祖國始終如一。

        ……

        雷鳴般的掌聲中,汪吉元被請上了主席臺。此時此刻,他激動的心情根本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他想起了遠在異國他鄉的女兒霞霞。汪霞那稚嫩的童音又在他的耳邊想起:“哇!我爸爸立特等功了!”他想,如果女兒霞霞在家里,將會分享他此刻的榮耀。

        劉曉妍的做法像一個專業的主持人,她把話筒送到汪吉元跟前問:“請問汪局長,面對如此的戰友情,你最想說的話是什么?”

        “我最想說的第一句話還是那句老話:‘當警察不為民辦事,不如回家捅爐子’!

        又是掌聲。

        “第二句話是謝謝市委市政府的領導,是你們給了我為人民辦事的機會!

        又是掌聲。

        “第三句是謝謝公安局的全體戰友們,沒有你們的支持和幫助,我汪吉元縱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做出想要做的事情來!”

        汪吉元向大家鞠了一躬。

        雷鳴般的掌聲。

        “請問汪局長,此時此刻,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就在我剛上臺的時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在美國讀書的女兒霞霞。我想,她要是在臺下的話,會非常高興的!

        聽到汪吉元提起女兒霞霞,與會者的心為之一沉。誰都知道汪霞為什么會去美國讀書?是因為汪吉元未成年的女兒在1999年的那次統一打黑行動中,被環球集團衣環球的死黨錢虎綁架作為人質,最后又被這個十惡不赦的家伙強暴了。華人女企業家于菲是金安三十年前的情人,她對汪吉元非常尊敬。為了讓這個身心飽受摧殘的小女孩有個學習的好環境,她把小汪霞帶到了美國。如今的小汪霞,已經十六歲了,剛考上美國一所大學,她在華人女企業家于菲的監護下,生活學習都非常好。

        汪吉元女兒的這段歷史,在金州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所以,汪吉元一提到女兒,大家心情就格外沉重。

        劉曉妍馬上轉移了話題,她問:“請問汪局長,你這次去W國抓衣環球,還順利嗎?”

        “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特別順利,能圓滿完成任務,我認為就是勝利,當然了,多虧國家公安部派出的偵察員們,他們一個個都有不凡的身手,再加上我國駐W國使館人員的幫助。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中國現在強大了,好多國家對中國人都很友好。在W國,我首先感受到的就是這些。就因為這些來自方方面面的幫助,才使我圓滿地完成了任務!

        “謝謝大家!”汪吉元在大家熱烈的掌聲中,走下了主席臺。

        接下來是王瓊代市長代表市委、市人大、市政協、市政府致歡送詞;市公安局新局長宿偉、公安干警代表等都上臺發了言。緊接著,于江波、程忠杰、汪強也在餐桌邊即興發了言。

        不管是領導,還是干警,大家都對汪吉元為金州市做出的貢獻,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之后是表演節目,公安幼兒園的娃娃們表演了舞蹈《我們的明天》,幼兒園的老師還表演了一個獨舞,金橋大酒店的兩個大師傅表演了兩段秦腔……

        唱歌是自由的,人人都可以上臺唱。唱歌時,干警家屬們還請市上的領導們跳舞。菜也一道道上來了。大家沒有劃拳,只是相互碰杯。酒會在祥和的氣氛中進行著。

        領導們也上臺唱了不少歌。于江波上臺唱的是《愛拼才會贏》,程忠杰和王瓊合唱的是《十五的月亮》,汪強唱的是外國歌曲《紅莓花兒開》,汪吉元唱的是《少年壯志不言愁》……酒會上最忙的是汪吉元和他的夫人張珍珍。因為是歡送的對象,所以干警們的家屬一個個排著隊請汪局長跳舞,在跳舞的過程中,她們以家屬的身份感謝汪局長的關懷。汪吉元不厭其煩地說,工作都是大家做的,別謝他一個人。她們就反駁道,不對,過去他們沒住房,沒有錢花,孩子連幼兒園也上不起,F在這一切都解決了。汪吉元就說,這些都和前任局長金安的工作分不開,所以,別謝他一個人。

        汪吉元夫人張珍珍也是酒會的主角,首先是市上的領導請她跳,接下來是干警們也一一請她跳。在跳舞的間隙,他們都說著差不多的話,無非是你支持汪局長工作,辛苦了之類的。一個偉大的男人身后,有一個偉大的女人。汪局長成了他們這個都市的英雄,她就是那個偉大的女人。說得張珍珍臉紅心跳,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這個時候的劉曉妍大方地走過來了,她在給市上領導一一敬酒的同時,也給領導夫人們敬酒。敬到梁艷芳時,她臉上表現出的復雜表情讓于江波捕捉到了。敬酒之后,于江波請劉曉妍跳舞。

        劉曉妍假意推辭說:“還是請夫人跳吧,于書記忙于工作,不顧家里。嫂子那么辛苦的……”

        梁艷芳大方地說:“小劉呀,你就別客氣了,你陪老于跳吧!庇诮ㄟ@才擁著劉曉妍跳了起來。

        梁艷芳請程忠杰,他倆也跳了起來。

        大家都跳了起來。

        于江波感到劉曉妍把他的手使勁捏了一把,就沖劉曉妍笑了笑說:“小劉,我……”

        “我什么?”

        自己和劉曉妍究竟是一種什么關系?于江波近來常常這樣問自己。是朋友關系吧,有點淺了;是情人關系吧,似乎又重了。他想,如果妻子梁艷芳繼續不理他,如果蘭強的狀告的再晚那么一點點。說不定,他可能就和劉曉妍發生什么了。

        “我,小劉,對不起!

        “對不起我什么?”

        于江波欲言又止。

        “為什么會‘對不起’?”劉曉妍窮追猛打。

        “以后告訴你吧!

        “以后你就是省委領導了!

        “你也可以來省里開公司呀!

        劉曉妍幽怨地盯了于江波一眼,把目光投向了別處。她發現程忠杰和梁艷芳說得很投機,兩個人興高采烈地邊跳邊說著什么。

        一曲終了,于江波說:“謝謝!”又做了個請的手勢。

        “不客氣!眲藻檬职鸦湓陬~頭的一縷頭發往后捋了一下,款款走過來,坐在了梁艷芳的一邊。

        “嫂子跳得真好!眲藻洫劦。

        “好啥呀?哪有你們年輕人好!绷浩G芳笑笑說:“我們家老于常常說起你,說小劉非常能干,很了不起!

        “謝謝嫂子的夸獎!薄

        于江波、程忠杰、汪強、王瓊等又開始給干警們敬酒了。

        第一個敬酒的是汪吉元!皝硌,汪副廳長!我們祝福你前程遠大,身體健康,合家幸福!”于江波端起酒杯說道。

        “汪廳長前程遠大!”

        “別忘了我們新城!”

        “多支持我們的工作!”……

        汪吉元邊和領導們碰杯,邊說:“謝謝,謝謝各位對我的信任和支持!”

        “干!”“干!”……

        見領導們到另一桌上敬酒去了,汪吉元拉起張珍珍說:“拿酒具來,該我們回敬了!

        張珍珍拿過酒壺。在里面放了六個杯子,把酒一一斟滿,站了起來。汪吉元接過酒壺,和妻子一桌挨著一桌,回敬起酒來!

        酒會還在繼續著……

        汪強請于江波、程忠杰坐在了一邊的沙發上,王瓊也過來了!坝跁,程市長,你們也快要走了,市四大班子都提出要隆重地歡送你們一下,我得給兩位領導把這事匯報一下!蓖魪娬f。

        “有這個必要嗎,汪書記?”于江波說:“人家可是自己掏腰包呀。再說了,到省城也就四百里地,今天不見明天見,搞這一套,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吧?”

        “哎,于書記呀!”程忠杰說:“這你得聽我老哥一句,這迎來送往,可是人之常情呀。再說了,要離開金州了,大家要表表心意,也未嘗不可呀!”

        未等于江波回答,程忠杰對汪強說:“汪書記,你看這樣好不好?越簡單越好,我看今天這菜就不錯嘛。沒有山珍海味,可大家還吃得心情舒暢。這費用嘛最好是……”

        “這費用由我們金橋大酒店出!”劉曉妍搶過程忠杰的話頭說:“程市長、于書記,從今天起,你們就是客人了。這客隨主便的道理,領導們該清楚吧?”

        “對!小劉這話正確!”汪強插言說,王瓊也附和著。

        “好!”于江波笑了:“就宰劉經理一頓吧!

        “不過!背讨医芙由险f:“就按于書記的意思,越簡單越好!

        “‘引黃入新’工程大典時,我可要破費一次了。下掛面不調鹽,我有言(鹽)在先!蓖魪娕d沖沖地說。

        “那是自然!庇诮ń由险f:“情況和情況不一樣嘛,這方面的事你汪書記說了算。我和程市長已經是真正的客人了!

        大家說笑了一番,劉曉妍說:“于書記,公安局的同志給你點了一首《人民警察之歌》,說要請老局長高歌一曲呢!”

        “好!我去唱!”于江波雄赳赳地走上了主席臺,手拿話筒唱了起來,激昂的歌聲響徹整個大廳。

        大家熱烈地給于江波鼓著掌……

        二

        汪吉元說啥也沒有想到,那天晚上他會走不出金州市。省公安廳派來迎接汪吉元的是刑偵總隊副政委王俊。此人大家都認識他,三年前,他是省公安廳刑偵處處長,來金州市辦過案子。王俊到達金州已經是下午5點鐘了,那時候,歡送汪吉元的活動才剛剛進入高潮。王俊通過金州市公安局局長宿偉,把裝載著汪吉元全部家當的一輛客貨車先打發去了,自己連同司機留下了兩輛小車。他自己駕駛的是白衣藍裙子、高懸紅綠相間警燈的紅旗牌警用小轎車。給汪副廳長的那輛是新購的國產奧迪車,車身是黑色的,沒有警燈,只有牌照上的“隴O”字樣,才告訴人們這也是一輛警用小車。

        警用小車有兩種,白衣藍裙、高置警燈的小車是出警車,和地方車沒有什么兩樣,掛有“O”牌的小車是公安警勤兩用車輛,多為首長座車。

        當王俊把兩輛車停放在金橋大酒店門口時,他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晚上9點鐘,是規定接汪吉元副廳長出發的時間?墒,酒會的架勢看不出一點要散場的樣子。王俊便獨自一個人走出了金橋大酒店。

        此時的大酒店外面,一片花燈,霓虹燈飾廣告此起彼伏,車輛行人忙忙碌碌。王俊轉身看大酒店的停車場時,嚇了一大跳,黑壓壓的人群擠滿了停車場的一角。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保安人員在場,連自己留下的司機也不見了。王俊預感到要出什么事情了。今年春天,“法輪功”人員在省城鬧事時,就是這樣子的場景。他們把酒店的保安一一給捆綁在一間小屋子里,當警察趕到現場時,震驚省內外的“法輪功”自焚慘案已經發生了。

        今晚這些人是干什么的,是鬧事的,還是“法輪功”人員?

        王俊來不及判斷這些人的身份,他擔心自己被這些人發現了。到那時,想走也走不了,說不定要發生什么事情呢!

        王俊馬上撥通了宿偉的電話:“宿局長,趕快通知武警和公安出動,這里要發生重大事件了!”

        “王政委,你說什么?請說清楚一點!”

        王俊把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

        宿偉說:“王政委,你別走開,我出來了!

        王俊見宿偉走出來了,關上手機說:“要出大事了,你瞧瞧!”

        話音未落,幾個人沖上來了,王俊忙拔出了手槍。

        宿偉摁住了王俊拔出的手槍說:“王政委,你可能誤會了,他們幾個我認識!

        王俊只好收起了手槍,如臨大敵地看著這些人。

        “是你們呀!”

        “宿局長,我們是來送汪局長的!

        宿偉和幾個老鄉握手時,王俊才放下了心。聽到這些人大多來自鄉下時,王俊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胸口涌動。

        正說著,停車場里打出了幾條橫幅。

        最前面一條橫幅是以“常連鄉全體村民”的名義做的,上書七個大字——“咱們的好警官”。

        第二條巨幅的落款是“環球集團公司”,上書的小字是汪吉元常說的一句話:“當官不為民辦事,不如回家放羊去!敝虚g的大字是:“汪局長,金州人民舍不得你走!”

        第三條橫幅上則是:“人民警官為人民,人民不忘汪局長!”

        參加酒會的領導們也出現在了酒店門口,突然,停車場的幾個巨型大燈亮了,照得停車場如同白晝。中間環球集團的鑼鼓響了。緊接著一條命名為“環球龍”的巨型大龍搖頭擺尾,在鑼鼓聲中被幾十個漢子推過來了。龍嘴里噴出的是環球公司酒廠的新產品“環球春”玉液。香味四溢的酒噴涌著……

        汪吉元默默地走進了歡送的人群,來到了巨龍前面。巨龍停止了搖擺,鑼鼓也停下來了。

        “鄉親們!”汪吉元登上了“巨龍”的一只輪子,突然間人群中的記者紛紛操起了大大小小的家伙,把鏡頭對準了汪吉元。

        汪吉元充滿激情地說道:“我汪吉元何德何能,勞鄉親們這樣隆重地來送我……”

        常連鄉的鄉民們齊刷刷地跪倒在了地上,他們異口同聲地說:“汪局長,你讓我們叫你一聲青天吧!”

        汪吉元急忙從“巨龍”輪子上下來,往前幾步也跪在了鄉民們的前面,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同時,他又想起了幾年前心愛的女兒被錢虎強暴的情景,想起了常連鄉死去的白森老師和葛大爺……

        汪吉元淚如泉涌:“鄉親們!父老們!你們咋叫起我青天來了?你們不能這樣!……父老鄉親們,如果不是市委、市政府和你們支持我們,我汪吉元能有多大的能耐!……”

        “鄉親們!同志們!”

        于江波登上了剛才汪吉元踩過的那只“巨龍”的輪子,他大聲說:“我理解大家的心情,你們應該叫汪吉元同志為青天。我們共產黨人為什么不能叫青天?尤其是像汪吉元同志這樣的好干部,應該是青天!”

        停車場里很靜,鄉民們一個個眼含淚花扶起了淚流滿面的汪吉元。于江波的聲音繼續在停車場里回蕩:“古代有包青天,是因為包龍圖鐵面無私,他被人民稱作是青天!今天,鄉親們在心底又喊出了個青天!我認為,這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值得驕傲的一個稱呼。剛才,汪吉元同志說了,說老百姓不能叫他青天。為什么不能?我覺得這個稱呼對于汪吉元局長來講,是當之無愧的!”

        鄉民們為于江波的講話鼓起了掌!

        “鄉親們!同志們!我們今天參加的這個酒會不是政府出錢,是公安局全體公安干警和金橋大酒店全體員工自己掏的腰包。我們也在為汪吉元同志送行。從這一點上看,我們的黨風正在朝好的一面轉化。另外,大家已經知道了,我們的都市英雄汪吉元同志在國家公安部的配合下,已經從W國將罪惡累累的衣環球抓獲歸案了,不久,衣環球這個十惡不赦的家伙,將要接受人民的審判!”

        掌聲。

        “同志們!鄉親們!你們可能還不知道,汪吉元同志已經被上級黨委任命為省公安廳副廳長!我相信,他永遠是我們老百姓的好警官!”

        雷鳴般的掌聲。

        于江波繼續說:“為什么我們的人民群眾有一種青天情結,因為我們盼望包青天出世。一句話,老百姓盼望像汪吉元同志這樣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好官。我相信,我們金州出現了一個汪吉元,還會出現許多許多的好干部的。請同志們相信,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會超越古人、超越前人,做出前人、古人做不到的大事情來的!”

        又是雷鳴般的掌聲。

        老百姓自發地為汪吉元送行這件事,深深地觸動了即將離開金州市的于江波和程忠杰。以汪強、王瓊為首的新一屆市委、市政府班子的成員也深深地被感動了。如果說:“青天”這個詞在共產黨執政的今天消失了的話,那么,對于一個執政黨來說,那將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于江波說得好,共產黨人應該是青天。沒有了“青天”,說不定老百姓對你就沒有什么信心了。對于一個老百姓不信任的執政黨,那將意味著什么?這的確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你拿著人民的,吃著人民的,不為老百姓辦事,老百姓憑什么信任你?

        面對老百姓給汪吉元送來的各色樣式的禮物,大家感動得不得了。這普通的禮物也是最珍貴的禮物。燒土豆,皮黃澄澄的,亮晶晶的?吹剿,你會想起那位老大娘跪在地里,撿來一塊一塊的土疙瘩,壘成一個類似小“堡壘”的窖,之后一把麥草、一把麥草的把“窖”燒紅了,再把土豆放進“窖”里。最后把燒紅的土塊疙瘩用石塊拍碎……幾個小時后,扒開“窖”,香美、可口的燒山藥(土豆)就誕生了。

        老太太挑最好的,個大的來送她們心目中最好的“恩人”。據說,那一年秋天,汪吉元把老太太的孫女從壞人的“魔窖”里搶救了出來,并把壞人繩之以法。

        炒黃豆,粒粒飽滿、個大晶亮,足足有幾十斤。送黃豆的大爺說,去年冬天,他女兒和兒媳婦吵架,跳進了寒冷刺骨的冰水中。眼看著小姑娘被咆哮的冰塊要砸著了時,汪吉元的警車下鄉路過這里。汪吉元二話沒說,跳入河中,救出了小姑娘,而自己卻重感冒在醫院躺了整整三天。

        一罐山藥攪團(土豆粥)擺到了桌上,還在冒著熱氣呢。為了要保住溫度,鄉下大嬸把沙罐揣在懷里,整整三個多小時!

        鄉下大嬸說:“俺們汪局長最愛吃的就是俺們鄉里的山藥攪團!”

        “栓子他爹說俺們汪局長要走了,俺莊稼人沒啥好吃頭,就讓他再吃一次俺親手做的攪團吧!彼ㄗ邮谴髬鸬膬鹤,那年在環球公司打工,不小心看到了衣環球的隱私,被保安打成了殘廢。告了幾年狀,官司沒打贏,還背上了一屁股兩肋巴的債。汪吉元上任后,三次到大嬸家調查了解情況,最后終于打贏了官司。在獲得了賠償的同時,打人的保安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

        面對這么多的禮物,汪吉元很為難。

        程忠杰說:“這些禮物論起價值來,也許值不了多少錢?烧撈鹎榉謥,它值千斤哪!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無功便是過。吉元同志是用實際行動體現了做官的價值,我的意見是,這些禮物不但要收下,還要帶到省城去!”

        “我的意思是,請汪局長把這些禮物留給我們金州市吧,我們舉辦一個廉政教育展覽,讓全體干部從這些禮物中看到一個共產黨員是如何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

        “這個主意好!庇诮ń釉挼溃骸鞍堰@些拍成照片,禮物還是讓吉元同志帶走吧。不然……”

        鄉民們齊聲附和道:“帶走吧!”

        “是我們的一點心意!”

        “千里路上送鵝毛,禮輕情意重!”……

        已經是凌晨三點鐘了,鄉親們在眾人的勸說下,依依不舍地離開了金橋大酒店,離開了他們心中的汪局長。

        ……

        “因為我汪吉元,讓各位領導跟著受累。反正也睡不著了,我請各位吃夜宵吧!蓖艏嶙h說:“有樁心愿,順便給領導們說說!

        汪強接上說:“面對老百姓的深情厚誼,我慚愧呀。我建議于書記、程市長,還有吉元同志,請你們再參加金州市最后一次市委常委會吧。讓吉元把心愿也說一說!

        汪強把各位請進了金橋大酒店的一處小型會議室里。

        汪強主持會議,他說:“說句題外話,我是不愿意你們三位離開我們金州的。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了我們黨的希望,看到了我們國家的明天!……我提議,金州市新的常委會同志,從現在起,都向我汪強看齊。我們決不能辜負上屆市委領導對我們的期望。我們一定要以汪吉元同志為榜樣,做一個老百姓心目中的清官!”汪強表態的時候,大家的心情是不平靜的。這樣的表決心、表忠誠如果放在‘文化大革命’那個年代里,那是非常得體的?煞诺浆F在,人們也許會感到可笑。

        但是,今晚在場的人們,誰都沒有感到可笑,他們的心情,也和表決心的汪強一樣,是自然而然的,是一種久違了的情緒。

        大家的掌鼓得不夠熱烈,可很有力量。

        “非常抱歉,”汪吉元說:“我只做了一個共產黨員應該做的一丁點兒工作。今天受到了各位領導和群眾的如此看重,心里有的只是慚愧。說老實話,領導交給我的任務我并沒有完成。比如說‘走私香煙軍車拉’這個案子,到目前還沒一丁點兒眉目……”

        “走私香煙”實際上是地下黑工廠造出來的假冒名牌香煙,而且這些香煙的質量還是不錯的,譬如說罷,省城“九龍”卷煙廠生產的“九龍”牌香煙,聞名全國。這家煙廠前些年給國家上交的稅收每年都在十幾個億以上。自從假“九龍”煙充斥市場的近幾年里,九龍煙廠每年上交的稅收不足一千萬元。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重量級的案件。

        奇怪的是,假“九龍”煙滿天飛,可你不但查不到地下煙廠的確切位置,而且連批發商也抓不到。你怎么抓?據說金州來的假煙都是軍車拉來的。你抓住他了,你就是無權檢查,人家拿出來的證件把你嚇個半死。就這樣三拖兩拖,直到上上下下的手續辦齊全了時,軍車里的假煙就像變戲法一樣變成了另外一種商品。你查人家的結果就是“吃力討人罵”,更為嚴重的是你的上級為此還要被人家狠狠地訓上一頓。

        看看金州市大大小小的商店里邊,哪一家的架板上擺的都是貼有“金州市煙草公司”標志的正牌九龍煙?杉俚摹熬琵垺睙熢诘叵,在商店的“臥室”里。假煙雖然無處不在,可你就是無處可查。

        你查了,家家都是正牌煙,你不查了,人人都抽假“九龍”。據說,假“九龍”抽起來口感比真“九龍”要好多了。

        這是咋回事呢?難道這假煙的質量還比真煙好?“九龍”煙廠的廠長訴苦說:“能不好嗎?人家的假煙不上稅、費用也低,因為利大賺的就多,只要有錢就能進上優質煙絲。這用好煙絲造出來的煙抽起來口感肯定好,再加上人家給批發商的價格,你正規煙廠根本就沒法接受。你想想看,批發商面對的是暴利,就是掉腦袋也敢干!”

        的確如此,一條真“九龍”煙批發商拿到手的價格是兩百元,而假“九龍”只花一百二十元就進來了,給零售商的價格也低,而零售商往外賣的價格仍然是國家牌價,你想想,這假“九龍”煙能不做大嗎?一位煙草公司的經理給汪吉元說過這樣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不瞞你說,連我們給領導送禮,都送的是假‘九龍’煙!

        這個假煙廠究竟在哪里?在大平縣案件的審理中,才確確實實知道這個假煙廠的老板是衣環球,而這個地下工廠在哪里,除了衣環球竟然誰也不知道。真的沒人知道嗎?知道的人肯定不在少數,可是這些人在暴利面前,在嚴密的“組織紀律”面前,他們不想說,也不敢說。

        “我的愿望是,一定要查出這個假煙廠來!”汪吉元堅定地說:“既然這個假煙廠是衣環球開的,我就撬開衣環球的嘴!這就是我答應出任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原因之一。不然的話,我是不會離開金州的!

        大家都知道,衣環球過去的職務是市人大副主任,也算高級干部了,應該關押在省城,由省檢察院負責審理。另外一個原因是,環球大案何止是驚動了中南海呀,連老外都知道,中國隴原省有個衣環球,所以,作為重刑犯,必須在省里羈押。

        出于這種種原因,汪吉元才向省里提出,他進入專案組參加對衣環球的審理。省里答應了他的要求,成立了由省公安廳、省檢察院、省紀委三家組成的聯合專案組。

        天快要亮了,市委常委會就破獲假煙工廠案,開始了討論……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第十四章 下一篇:第十六章

    小說推薦

    7孩岁女被A片免费观看
  • <menu id="quywc"></menu>